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炼器狂潮 第六十九章 后遗症

发布时间:2019-10-12 23:45:02

炼器狂潮 第六十九章 后遗症

p:第三来了,第四也不远了,诸位大大,月票走起!

当中年念完了所有的名字,观众们依然不舍得离去。*

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因为林风的震撼表现,从而导致荆门城省的炼器师们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直被‘只要技巧合格即可’的固定思维捆绑的炼器师们,将从这样的古旧思想中解放出来,荆门城省炼器界将迎来一次巨大的变革,也许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技巧流都将压过其余的炼器流派。

一个的炼器流派,将速诞生,并迅速席卷整个荆门城省。

除此之外,也许还会有很多抱着侥幸心理的人,将会找上林风,或是拜林风为师,或是让其后辈子弟拜林风为师。

各比赛场地内的天才炼器师们,陆续立场,大多是带着遗憾、沮丧、落寞的表情。

“怎么样,对我的安排还满意吧?”张狂走到了林风身前,一幅‘邀功’的表情。

可惜林风却是苦着脸,奈地道:“谢谢张大人的看重。”

“额……”张狂脸上的笑容一滞,随即讪笑道:“你难道不喜欢出风头吗?”

按理说,但凡是年轻人,都喜欢出风头啊!

张狂也是从那个年纪过来的,而且他的性格极为直爽,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从来不会掩饰自己的想法,当初他一学有所成,便立即在公众面前展示其炼器能力,每每感受到众人的惊叹与崇拜,他心里便比满足。只是随着年纪逐渐增长,才慢慢地淡了这份心思。因此,他理所当然地认为。林风会对自己的安排很满意呢。

“倒也说不上喜不喜欢,而是……”林风朝着四周观众努努嘴,“你看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了。”

闻言,张狂放眼望去,顿时看到了不少人皆是目光火热地看着这边,丝毫不肯离去。

他怔了一下,随即很反应过来,有些歉意地道:“不好意思,我光想着给你造势,倒是忘了。可能会给你添麻烦。”

“造势?”林风疑惑地抬起头。

“没错。”张狂点点头,道:“决赛之中,每一个参赛者,都拥有巨大的人气,声望极高,尤其是那些一直被寄予厚望的天才,是如日中天,这些天才,有的是大势力培养出来的。有的是大家族的接班人,甚至有的是皇室花了大代价培养出来的,总之,这些人从小便笼罩在各种各样的光环之下。也是被众人看好的,如果没有你,那么此次决赛的冠军,便可能是从这些人当中决出一位。”

他看着林风。继续道:“但如今有了你,那么决赛便充满了变数,以你的炼器能力。或许还有一定的希望争夺那冠军之位。所以,我必须为你造势!作为我们荆门城省的冠军,你在决赛中的表现,以及帝都人们对你的看法,便代表着我们荆门城省的荣誉!”

说到这里,他的表情严肃起来:“我希望你能以浩大声威,以煌煌之势,堂堂正正将他们压垮。而非如黑马一般,忽然窜出。因为那样显得太小家子气了,不好。”

林风若有所思,他点点头:“我明白了。”

如此看来,张狂倒也有他自己的考虑,林风错怪他了。

“行了,论你是否对我的安排满意,既然都已经过去了,那便不要去理会了。”张狂拍拍林风的肩膀,鼓励道:“三天之后的晋级赛,我等着你的精彩表现!”顿了一下,他略微迟疑,然后道:“如果可以,便再展现一点实力吧,虽然今天你的表现已经十分精彩,甚至惊艳,但放在整个赵国,在帝都的决赛之中,恐怕还排不到前面。如此,我为你造势,也难以起到大的效果。”

听闻此言,林风沉默了。

过了许久,他才沉吟道:“我试试吧。”

“好。”张狂满意地笑道:“那我便等待你在后一轮晋级赛中精彩的表现!”

随即两人又聊了几句,张狂才告辞离去。

见整个一号比赛场地内只有自己一个人了,林风苦笑着摸了一下鼻子,摇摇头,随即低头缓缓离开。

直到林风离去,周围的观众,才念念不舍地收回目光,纷纷离去。

一路上,林风都在回想着张狂方才所说的一席话。

从张狂的话语中,不难看出,天才真的很多,竞争十分激烈。

即使以林风今日的表现,也就是一位不差于初级四星炼器师的表现,竟然都排不到前面,足以想象,决赛之中,绝对不缺少四星炼器师,甚至可能会存在中级四星炼器师,而且应该不止一个。

“这样不是好吗?”想了许久,林风不禁一笑,“越是强大的对手,才越有意思。”

对手的强大,不是能衬托他的强大吗?

论终输赢,都没有人能小瞧他!

由于此次林风与傅义等人分处不同场地比赛,因此并未结伴同归,当林风回到别苑的时候,傅义几人已经提前回到了此地,并在炼器室内恭敬地等候着。

林风回别苑后,也第一时间进了炼器室。

“你们今日的成绩如何?”林风还是比较关心他们的成绩。

闻言,傅义、江峰四人对视一眼,露出一抹奈之色与淡淡的苦笑。

傅义道:“弟子倒是晋级了,但只是排在七号比赛场地的第二名。”

罗文山与江峰道:“我们二人分别排在二号和三号比赛场地的第三名。”

唯有郭强一人,用着比郁闷与失落的语气说道:“我被淘汰了。”

“不要太在意,你五年后还有一次机会,十年后还有一次机会。”林风安慰道:“到了那时,你便一定能够通过第三轮晋级赛,进入后一轮晋级赛。若是你这十年中足够努力,说不得有机会冲入帝都决赛中去!此次晋级的那些参赛者,大多是占了年龄比你大的优势。所以,你也不必气馁

。”

“恩,谢谢林导师。”郭强振作起来,“其实能走到这一步,我以前想都不敢想,我应该知足了的。”

“你能这么想,便好了。”林风点点头,随后对其余三人道:“接下来的决赛,你们也好不要抱太大的希望,毕竟。以我的观察,那个名为秦珂的天才,只怕已经达到了四星炼器师的层次,其余好几位也同样已经接近四星炼器师层次了,与他们相比,虽然你们占据着技巧牢固方面的优势,但在数量上差了太远,光以这点优势,只怕还不够。你们。只需要去感受一下后一轮晋级赛的气氛,去见识一下这些风姿卓越的天才,便足矣。下一届和下下届青年大师赛,才是你们的表演舞台。”

三人纷纷恭敬地点头:“我们明白。”

事实上就算林风不说。他们也明白这个道理。

走到这一步,他们已经感到十分吃力了,以他们的炼器能力,能获得这样的成绩。已经十分不错了,他们不敢奢求多。

林风当然也希望自己的弟子与学员能够在这条路上走得远,获得辉煌的成就。但他也知道,这已经是他们的极限了,再往前,他们已经走不动了,除非,再给他们多一点的时间。

虽然有些伤感,遗憾,但这个结果,林风却不得不接受。

同样,傅义、江峰等人,也必须接受。

“好了,你们继续练习吧。”林风暗叹一声,对几人懂道。

片刻后,那清脆悦耳的‘叮叮当当’的铸造声,再次在炼器室内响起,富有节律的声音,宛如那优美的乐曲,连那屋外的树叶,也随着这华美的乐章翩翩起舞,在风中摇曳,好似窈窕的美人,俄罗多姿。

然而他们的练习并未持续太久,便受到了外界的影响,纷纷停了下来,疑惑地看向了屋外。

林风皱了皱眉:“你们继续,为师出去看看。”

说罢,林风便转身走出了炼器室,走向了那嘈杂声音的来源之处。

这一次又来了一大群人,不过这些人的身份可就不比上次来自各个外部城省的大人物们,比不上张狂、傅远山之流。

看样子,他们应该只是省城的百姓,尽管其中夹杂着几位衣着还算华丽之人。

“林先生!”见到林风出现,众人立即停下步子,尊敬地齐声喊道。

林风疑惑看着他们:“不知诸位来此有何见教?”

其中一位中年十分恭敬地道:“请林先生见谅,我们登门打扰,其实是有事相求。”

闻言,林风心中顿时明了,他大概已经猜到了这些人的来意,不禁咳嗽了一下,道:“诸位的来意,林风大概猜到了几分。”他环视一圈,见所有人都露出一幅期待之色,虽心中有些不忍,但还是叹息摇头,“只是林风忙碌不堪,分身乏术,恐怕是帮不上诸位的忙了。”

他刚刚说完,别苑大门处,便再次涌进来一大群人。

原来,刚刚来的这些人,只是第一波。

在他们之后,还有多少,林风不知道,但从目前的形势来看,估计他接下来一段时间都必须在拒绝中度过了。

“塔塔塔……”

沙沙的脚步声响起,第二波人群刚进来,别苑大门又出现了一群人。

如果说眼前这些人已经令林风疲于应付,难以招架,那么今夜林风便注定眠了。

透过别苑的围墙,在那围墙之外,人头攒动,密密麻麻的人群,一直延伸到了这一条宽阔大街的尽头,这密密麻麻的人群,浩浩荡荡地朝着别苑门口走了过来,所有人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而来,没有人甘于落后,心里皆是怀着一丝侥幸:“万一我家那小兔崽子被林先生选中收为弟子了呢?”

林风没有看到外面的情况,否则,他的脸色,恐怕就忍不住要变了。

这,便是那中年将林风的消息透露给观众所引发的后遗症。

而这后遗症,似乎只能由林风自己来承担了。

至于六星炼器师张狂,也不知这位张大人去哪里风li活去了。未完待续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费用贵吗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地址在哪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住院费用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具体地址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治疗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