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六百四十一章 全线告捷

发布时间:2019-10-13 00:19:45

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六百四十一章 全线告捷

无论是林允儿朴孝敏,还是李家姐妹,只是唐谨言身边人状态的一个缩影。

由于经历了“生离死别”的感受,妹子们都是主动地自己找花样配合他玩。一连几天,唐谨言的日子都可以用醉生梦死来形容。反复穿梭在妹子们身边,玩着各种各样让人听了能流鼻血的玩法,乐此不疲。

直到几天之后李检察长打给唐谨言,听到那边自己亲女儿的声音:“好讨厌,谁这时候打败兴啊要轮到我了”火冒三丈的李检察长终于彻底爆发:“唐谨言你还掉进温柔乡里不出来了是吧知不知道多少人指着你吃饭”

“岳父大人勿恼,一切尽在掌握。”

“掌握你个屁,你掌握的是女人的咪咪吧”

“咳咳咳”那边唐谨言剧烈地干咳起来,李父听着他身边妹子们的声音慢慢变远,似乎是唐谨言拿着去了阳台:“岳父大人,我不是正常上班下班么就是回家玩疯了点,怎么就是不思进取了嘛”

“正常上下班”李父的声音高了八度:“知不知道这两天是什么日子,你就正常上下班当没事人一样”

“岳父大人你这是关心则乱,且安坐。”唐谨言笑道:“现在是郑梦准元喜龙表演的时刻,我该做的都做完了,其他的还关我什么事嘛难不成要我亲自出马去争个市长做做”

李父沉默片刻,忽然道:“市长不行,但议员可以试试。”

唐谨言也愣了一下,心中迅速转了一圈,分析了一下这个从来没人提过的话题。最终摇摇头,低声道:“有意义吗”

李父犹豫道:“作为无党派人士参议,你是可以的,只是日后难免彻底卷在政治里各大财阀除了郑家,倒也没谁这么做。”

“这就是了,不掺和还能保有一个地位超然,我现在可以扶郑梦准,明天还可以扶别人。真的整个身子扎下去,后果可就不好说了。”唐谨言认真道:“我毕竟是华裔,岳父大人,走政界不可能有结果,注定血本无归。”

“好吧”李父想了一阵,还是道:“你自己把握,大局上我们都不如你。还有,最近注意安全。”

“这就是我这些天除了上下班之外都窝在家里的原因啊”

“滚蛋吧你清潭洞少时那几位的住所你可没少去”

“那也是家里”

“妈的你现在是玩女人都能找一个高大上的理由了是吗”

“岳父大人莫非是妒忌这两天清凉里新到了一批原装的,改天给您送两个去”

“送给李健熙吧”察觉自己确实没有立场批评唐谨言的李检察长恼羞成怒地挂断了。

唐谨言想说的话被截断了说不出去他想说他真的送了两个新来的原装货去医院照顾李健熙。经过一段时间的恢复,李健熙如今每天可以清醒十个小时,距离基本无碍已经用不着太久了。至于还有没有那种能力,估计是没有,但他还是笑纳了唐谨言的礼物,让唐谨言也不由佩服之极

两个岳丈都是真男人啊

可惜他终究不敢去打朴素妍爸爸的主意,怕丈母娘拿菜刀来砍他。

其实所谓的安全问题,随着最终投票的越来越近,安全问题也就越来越不成问题。早些时候做掉他唐谨言,说不定还可以挽回大局,这特么都六月三号了,大投票都已经开始了,做掉他还有个毛用竞选人是郑梦准元喜龙,又不是他唐谨言。文在寅朴元淳他们都是智商正常的政客,可不是以前越南佬那样的亡命徒,这种时候铤而走险纯属吃饱了撑着毫无意义,他们是肯定不会去做的,说不定还在盘算以后怎么和他唐谨言合作一两次去坑朴槿惠,那才符合政客们的思维。

之所以现在还戒备森严,那是因为不知道李康焕那家伙会不会发神经,黑社会的思维方式和政客还是有很大不同的。但想必文在寅会压制他,不会轻易闹出乱子。

收回,唐谨言回到房间,李居丽嗔道:“谁的啊,真讨厌,轮到我同花顺通杀了啊你接个那帮家伙全借口跑了,我脸上贴的纸条怎么办”

不知道李父听见了会不会喷出一口血来,唐谨言乐呵呵地抱着她,用嘴巴叼走她脸上的纸条,两人嬉闹了一阵,又滚在了一起。

六月四日下午,从去年起就开始了战争序幕、今年正式拉开举国战场的轰轰烈烈的第六届地方选举终于落幕。

郑梦准击败朴元淳,成功登上首尔市长宝座

,终于在政界上踏出了最坚实的一大步,距离他的总统梦仅有一步之遥。郑家历三代的执念一朝有望,郑梦准知道这次的事得唐谨言出力良多,如果没有唐谨言,这次九成九还是没有希望。便是这次踏上了台,他还是离不开唐谨言的支持,否则立刻就会陷入以前的那种孤立无援之境。

就在投票公布的一小时后,郑梦准尚未毕业的幼子郑睿宣进入新村集团实习,与唐谨言长期亲善的郑舜臣担任现代汽车常务理事。宣告唐郑两家的紧密同盟彻底缔结。

这也是从李明博到朴槿惠以来,新世界党首次掌控首尔。

与此同时,唐谨言下过力气的几处地方全线告捷。

仁川广域市市长刘正福连任。

济州道济州市市长金炳立连任。

京畿道高阳市市长姜贤锡连任。

全罗南道全州市市长全升基连任。

与唐谨言有过合作协议的尹壮铉击败竞争对手,就任光州广域市市长。

唐谨言在背后用财力堆起来的元喜龙,在势如破竹的大势之下,以超高比例的票数碾压,成功登上釜山广域市市长。

站在新村集团楼顶往下看,唐谨言仿佛看见了从自己手中张开的,正在一步一步地蔓延在这片土地上,渐渐扎根。握紧拳头的时候,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有若实质。

“泽生啊”

“九哥。”

“你离开釜山多少年了”

“有十几年了吧。”

“想回家吗”

“想。”

“去吧,我们的第三家赌场,开在釜山。”

玉泽生压住心中狂喜:“我能带多少人”

“在不影响首尔和济州岛局面稳定的前提下,能带多少人就带多少人,该带多少枪就带多少枪。”唐谨言转过身来,咧嘴一笑:“你要做霍去病了,泽生。”

“那是谁啊我没病,九哥。”

“”唐谨言装逼装成了傻逼,只好拍拍他的肩膀:“去吧,这是硬仗,可能要流血。多和元市长交流,有什么搞不定的给我。”

“放心吧九哥,有市长照应,我不信我们连落脚都办不到七星帮还不是皇帝”

“便是皇帝,也没什么可怕的”唐谨言悠悠地自语着,似有所指。

第十八卷终未完待续。

莆田男科
阳泉治疗阴道炎费用
邯郸白癜风好的医院
莆田男科医院
阳泉治疗阴道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